? 我喜欢逛菜市场,因为有一种烟火气。 - AG亚游到账新闻门户网 AG亚游到账,ag客户端|HOME,ag国际app|优惠

我喜欢逛菜市场,因为有一种烟火气。

  • 日期:08-24
  • 点击:(1722)


  消失之城2天前我要分享image.php?url=0Ms1Pwr1Q7

  文:礼士路西岛秀俊

  我喜欢逛菜市场,因为有一种烟火气。

  烟火气是种什么气?我觉得很难说明。大概来讲,它是一种人味,一种平民百姓们在生活中散发出来的气味。比方说,在家里洗衣扫地,累得汗流浃背,就算得上烟火气。但若是在空调大开的健身房里挥汗如雨,同样是汗味儿,便算不上烟火气了。小老百姓是不常去健身房的,起码中国的小老百姓是如此。

  超市也能买菜。我的办公室附近有一间不错的超市,菜市场关门时,有时会去超市应急。那家超市又宽敞,又亮堂,萝卜亮晶晶的,青椒绿油油的,芹菜水灵灵的,裹在塑料盒里,整整齐齐摆在冷柜架子上,映着白生生的灯光,煞是好看。蔬果禽肉都是有机的,盒子背后贴着产地,扫扫二维码,还能追根溯源,放心。青菜们被打理得服服帖帖,回家撕开塑胶,用水一涮,就能下锅,省事。

  但我仍不爱去超市,我觉得,超市就少了些烟火气。小时候奶奶带我去买菜,就告诉我说,你看这菜,上头的泥印子还没干,新鲜;你又看,这是虫子咬过的口子,没上农药。哟,你瞧这公鸡,鸡冠子鲜红鲜红的,戳它一下,它恨不得跳起来吃了你!买回去养着,等你爷爷回来杀了炖汤。晚上吃鱼好不好?奶奶带你去买鱼。买鱼莫要贪大的,中等个头的最好,太肥的鱼不好,吃饲料给催的,你还得看它眼睛,死鱼眼说啥的?专说那些不新鲜的鱼!

  image.php?url=0Ms1Pw5Jgf

  奶奶的这些学问,在超市里是派不上用场的。在菜市场里,则大有可为,这便是一种烟火味。

  如今去菜市场买鱼,还能现买现杀,新鲜;但鸡是不行了,城市管得严,一般不让在市区杀鸡,但这并不意味着鸡肉摊的烟火味便少了。

  有一回,我妈打电话来,兴冲冲地告诉我,她托乡下朋友搞到只土公鸡,拔了毛,去了内脏,整了塑封,给我寄北京来了。

  收到一整只鸡,我倒是高兴,但也犯愁。这鸡养了整三年,六斤重,老公鸡了,不仅骨骼清奇,肉也柴实得紧,一刀下去,鸡肉纹丝不动,菜刀上倒多出个口子。没辙,只能拿到了市场去,托鸡肉摊子的老板帮我打理。他的手快,刀利,两三下就把一只整鸡剁成了碎块。我要给他钱,他笑着说,您老来我这儿买鸡肉,哪里能收您的钱!我心头感激,其实我不过去他那儿买过一回鸡胸而已,总共不过五块,他竟然记得!从此以后,我便真的常常去他那儿买鸡肉。

  后头我明白了,“您老来!”“您又来了!”,不过是套客气说法,他们生意人,见谁都这么说。想来,这应该是小商贩们多年来修成的生意经,也是一种烟火气。这客气话虚伪,但我们听着舒坦,一来二去,竟然也真变回头客了。

  而超市里头,多半不会有人跟你说这番话。你买得多了,收银员一脸愁容,跟见鬼似的。这也不是没道理,他们两只手,上下翻飞给你扫货、结账、装袋儿,确实累人。但菜市场可不同,你要买得多,买得贵,老板只会喜笑颜开,嘴巴几乎咧到了耳朵根子下头。

  上个月,我在菜市场发现了新鲜鳝鱼,欣喜若狂,买了三斤,将近一百块。北京人不爱吃鳝鱼,那老板只进了六七斤的货,我一下买去一半,他自然笑逐颜开。我们四川人吃鳝鱼,都是要开膛去骨的,四川卖鳝鱼的小贩,去骨手法十分熟练,这北京菜市场的老板,对着一堆滑溜溜的鳝鱼,便开始犯难了。他捏着把小刀,跟雕刻似的,颤悠悠地帮我剔着骨头,动作慢得像老太婆绣花,三斤鳝鱼,整整料理了半个钟头!

  image.php?url=0Ms1PwJwcg

  北京人不爱吃鳝鱼,北京人不爱吃的东西多了去了,这也不爱,那也不爱。汪曾祺对北京人的口味就不太看得上眼,在他看来,北京人吃苦瓜要过三次水,简直不可理喻。不过,在菜市场里,还是能时不时地发现些宝贝,在超市里便很难了。

  我常去的那家菜市场,有个蔬菜摊子,摊主是成都双流县人,常进一些只有四川人爱吃的蔬菜。

  四川的水萝卜,成年人手掌长短,粉红色,皮儿薄,自带一股辣味,是做四川泡菜的不二选择,这种萝卜浸出来的泡菜,香,脆,嫩,“心里美”远远不能及。

  冬苋菜,又叫冬寒菜,菜叶儿又肥又厚,一口咬下去,还有股粘劲,煮羹煮粥,都是绝配。

  “折耳根”,学名鱼腥草,是只有西南人才吃得惯的野菜,这玩意儿不仅苦,还有股鱼腥味,外地人见了,一般避之如恶鬼,我们却吃得津津有味。

  image.php?url=0Ms1PwpD9x

  我常去那家双流人开的摊子买菜,老板娘热情得很,每次见了我,都说,哎呀,咱们老乡,哪能赚你的钱呢!成本价,都是成本价。后来一比较,才发现,她不仅赚了我的钱,还赚得不少。北方人开的摊子,虽然品种普普通通,卖相也不太好,但是是实称。大葱照捆卖,土豆按堆量,白花花的口蘑,一谷脑倒我一盆,五块钱,回去整整吃了两天。每次临近收市时,去逛菜市场,就是捡大便宜,一颗大白菜,两块钱,还捎带几根小葱。

  北京菜市场这种按捆卖的架势,我是不太理解的。在成都的菜市场,葱是按两卖的,估计北京人也觉得莫名其妙。

  我去买海鲜,对老板说,要六只活虾,老板觉得自己耳朵坏了,六只?六只怎么吃?我便跟他解释,这虾是拿来配菜的,需怎么怎么去皮,怎么怎么掏线,用什么配料腌了,先炸后烤,才能入口。老板觉得我矫情,在他看来,两斤活虾,一锅开水,拿进去烫烫,变色后立即捞出,蘸酱油吃,就是无上美味了。他摇摇头,嘴里说道,你们南方人,吃个东西,就是折腾。

  他这话没错,我不觉得他是看不起南方人的吃法,我甚至把“折腾”二字,当作一种赞美。南方人吃东西,是折腾,我们也常常嫌弃北京人的不讲究,涮羊肉,怎么吃得?不就是开水烫菜么!北京人一说贴秋膘,我们便发笑,哈,又要去喝开水了?

  不过,北方的羊肉,是比南方要好,肥,嫩,膻味极淡,只要火候适宜,开水涮涮也好吃。北方的面食也极好,弹,糯,有韧性,还自带一股淡淡的麦香,确实比南方的面食来得高明。

,哪怕是配炸酱。

  败家娘们徐美丽

  拆迁暴富后,她却险些把日子过成灾难片,只因为……

  “卡里只有300块怎么花”:年轻人,别让穷限制了想象力……

  image.php?url=0Ms1PwGjKP收藏举报投诉

  image.php?url=0Ms1Pwr1Q7

  文:礼士路西岛秀俊

  我喜欢逛菜市场,因为有一种烟火气。

  烟火气是种什么气?我觉得很难说明。大概来讲,它是一种人味,一种平民百姓们在生活中散发出来的气味。比方说,在家里洗衣扫地,累得汗流浃背,就算得上烟火气。但若是在空调大开的健身房里挥汗如雨,同样是汗味儿,便算不上烟火气了。小老百姓是不常去健身房的,起码中国的小老百姓是如此。

  超市也能买菜。我的办公室附近有一间不错的超市,菜市场关门时,有时会去超市应急。那家超市又宽敞,又亮堂,萝卜亮晶晶的,青椒绿油油的,芹菜水灵灵的,裹在塑料盒里,整整齐齐摆在冷柜架子上,映着白生生的灯光,煞是好看。蔬果禽肉都是有机的,盒子背后贴着产地,扫扫二维码,还能追根溯源,放心。青菜们被打理得服服帖帖,回家撕开塑胶,用水一涮,就能下锅,省事。

  但我仍不爱去超市,我觉得,超市就少了些烟火气。小时候奶奶带我去买菜,就告诉我说,你看这菜,上头的泥印子还没干,新鲜;你又看,这是虫子咬过的口子,没上农药。哟,你瞧这公鸡,鸡冠子鲜红鲜红的,戳它一下,它恨不得跳起来吃了你!买回去养着,等你爷爷回来杀了炖汤。晚上吃鱼好不好?奶奶带你去买鱼。买鱼莫要贪大的,中等个头的最好,太肥的鱼不好,吃饲料给催的,你还得看它眼睛,死鱼眼说啥的?专说那些不新鲜的鱼!

  image.php?url=0Ms1Pw5Jgf

  奶奶的这些学问,在超市里是派不上用场的。在菜市场里,则大有可为,这便是一种烟火味。

  如今去菜市场买鱼,还能现买现杀,新鲜;但鸡是不行了,城市管得严,一般不让在市区杀鸡,但这并不意味着鸡肉摊的烟火味便少了。

  有一回,我妈打电话来,兴冲冲地告诉我,她托乡下朋友搞到只土公鸡,拔了毛,去了内脏,整了塑封,给我寄北京来了。

  收到一整只鸡,我倒是高兴,但也犯愁。这鸡养了整三年,六斤重,老公鸡了,不仅骨骼清奇,肉也柴实得紧,一刀下去,鸡肉纹丝不动,菜刀上倒多出个口子。没辙,只能拿到了市场去,托鸡肉摊子的老板帮我打理。他的手快,刀利,两三下就把一只整鸡剁成了碎块。我要给他钱,他笑着说,您老来我这儿买鸡肉,哪里能收您的钱!我心头感激,其实我不过去他那儿买过一回鸡胸而已,总共不过五块,他竟然记得!从此以后,我便真的常常去他那儿买鸡肉。

  后头我明白了,“您老来!”“您又来了!”,不过是套客气说法,他们生意人,见谁都这么说。想来,这应该是小商贩们多年来修成的生意经,也是一种烟火气。这客气话虚伪,但我们听着舒坦,一来二去,竟然也真变回头客了。

  而超市里头,多半不会有人跟你说这番话。你买得多了,收银员一脸愁容,跟见鬼似的。这也不是没道理,他们两只手,上下翻飞给你扫货、结账、装袋儿,确实累人。但菜市场可不同,你要买得多,买得贵,老板只会喜笑颜开,嘴巴几乎咧到了耳朵根子下头。

  上个月,我在菜市场发现了新鲜鳝鱼,欣喜若狂,买了三斤,将近一百块。北京人不爱吃鳝鱼,那老板只进了六七斤的货,我一下买去一半,他自然笑逐颜开。我们四川人吃鳝鱼,都是要开膛去骨的,四川卖鳝鱼的小贩,去骨手法十分熟练,这北京菜市场的老板,对着一堆滑溜溜的鳝鱼,便开始犯难了。他捏着把小刀,跟雕刻似的,颤悠悠地帮我剔着骨头,动作慢得像老太婆绣花,三斤鳝鱼,整整料理了半个钟头!

  image.php?url=0Ms1PwJwcg

  北京人不爱吃鳝鱼,北京人不爱吃的东西多了去了,这也不爱,那也不爱。汪曾祺对北京人的口味就不太看得上眼,在他看来,北京人吃苦瓜要过三次水,简直不可理喻。不过,在菜市场里,还是能时不时地发现些宝贝,在超市里便很难了。

  我常去的那家菜市场,有个蔬菜摊子,摊主是成都双流县人,常进一些只有四川人爱吃的蔬菜。

  四川的水萝卜,成年人手掌长短,粉红色,皮儿薄,自带一股辣味,是做四川泡菜的不二选择,这种萝卜浸出来的泡菜,香,脆,嫩,“心里美”远远不能及。

  冬苋菜,又叫冬寒菜,菜叶儿又肥又厚,一口咬下去,还有股粘劲,煮羹煮粥,都是绝配。

  “折耳根”,学名鱼腥草,是只有西南人才吃得惯的野菜,这玩意儿不仅苦,还有股鱼腥味,外地人见了,一般避之如恶鬼,我们却吃得津津有味。

  image.php?url=0Ms1PwpD9x

  我常去那家双流人开的摊子买菜,老板娘热情得很,每次见了我,都说,哎呀,咱们老乡,哪能赚你的钱呢!成本价,都是成本价。后来一比较,才发现,她不仅赚了我的钱,还赚得不少。北方人开的摊子,虽然品种普普通通,卖相也不太好,但是是实称。大葱照捆卖,土豆按堆量,白花花的口蘑,一谷脑倒我一盆,五块钱,回去整整吃了两天。每次临近收市时,去逛菜市场,就是捡大便宜,一颗大白菜,两块钱,还捎带几根小葱。

  北京菜市场这种按捆卖的架势,我是不太理解的。在成都的菜市场,葱是按两卖的,估计北京人也觉得莫名其妙。

  我去买海鲜,对老板说,要六只活虾,老板觉得自己耳朵坏了,六只?六只怎么吃?我便跟他解释,这虾是拿来配菜的,需怎么怎么去皮,怎么怎么掏线,用什么配料腌了,先炸后烤,才能入口。老板觉得我矫情,在他看来,两斤活虾,一锅开水,拿进去烫烫,变色后立即捞出,蘸酱油吃,就是无上美味了。他摇摇头,嘴里说道,你们南方人,吃个东西,就是折腾。

  他这话没错,我不觉得他是看不起南方人的吃法,我甚至把“折腾”二字,当作一种赞美。南方人吃东西,是折腾,我们也常常嫌弃北京人的不讲究,涮羊肉,怎么吃得?不就是开水烫菜么!北京人一说贴秋膘,我们便发笑,哈,又要去喝开水了?

  不过,北方的羊肉,是比南方要好,肥,嫩,膻味极淡,只要火候适宜,开水涮涮也好吃。北方的面食也极好,弹,糯,有韧性,还自带一股淡淡的麦香,确实比南方的面食来得高明。

,哪怕是配炸酱。

  败家娘们徐美丽

  拆迁暴富后,她却险些把日子过成灾难片,只因为……

  “卡里只有300块怎么花”:年轻人,别让穷限制了想象力……

  image.php?url=0Ms1PwGjKP

达到当天最大量